幸福  

 

 

嘿嘿千島我來了~~1ad9a7014a90f603ce2f33233812b31bb151ed97.jpg.gif  

先跟大家說聲抱歉ORZ..

因為之前有發一篇小一的黎明錄終章翻譯

可是那是俺渣翻的啊啊  (你還好意思說!!!

所以勒~~如果你想看我渣翻的請去看這個:

薄櫻鬼黎明錄 齋藤一終章結局翻譯*

嘿嘿俺無聊把連結貼到這了~~17cfbac27d1ed21bad989981ac6eddc450da3fd8.jpg.gif

要去看就去看吧XDDD

好了~~所以這是別人翻的(重點!!!

耶耶~~小一的甜甜日後談要開始了797fa699a9014c08869395c10b7b02087af4f482.jpg.gif  

以下**

 

斗南之地,春天來得很遲。

雪溶了,冰封雪凍的大地,也開始漸漸冒出綠色的嫩芽。

可是,這天晚上。彷彿在緬懷遠去的冬天似的,瑞雪紛飛,翩然落下。

確認外頭已經完全變暗,我微微嘆氣。

千鶴:「雪還是下個不停,至少到阿一回來為止,雪別下得更大就好了……」 

照這樣下去,或許把爐子上的晚餐先移下來會比較好。

雖說冬天已過,春天的晚上還是很冷,要是晚上還下起雪的話,就會變更冷了。

工作完後應該很疲累,希望回到家之後,能讓他立刻溫暖起來。即便如此…。 

千鶴:「阿一好慢喔。出門時明明說了,今天晚上會早點回來的……」 

快天黑時,晚餐和洗澡水早就準備好了。就等他回來而已。

現在的他,身體並不像初次相遇時般健壯。經歷接連不斷的戰爭,他的身體比一般人要脆弱些。 

千鶴:「該不會發生什麼不好的事情吧。要是這樣就不好了……」

啊、不知盼了多少次,正當我再次嘆氣時———。 

(開門聲) 千鶴:「!」 站在打開的拉門前的,正是我等待盼望的人。 

千鶴:「歡迎回來,阿一!身體還好嗎?」 他肩上堆著雪,略帶歉意的低著眼。

齋藤:「我回來了、千鶴。身體不要緊的,沒有遵守約定。這麼晚才回來,真是抱歉……」

我對他露出笑顏,只要他能平安無事的回來,我就很高興了。 

千鶴:「這是因為工作的關係,也沒辦法。都這麼晚了,應該很累吧!」 

千鶴:「衣服大概也被雪沾濕了,以防萬一還是去換個衣服……」 

齋藤:「沒問題。只有一點點濕而已,馬上就會乾的。……我是快跑回來的。」 

千鶴:「…………?」他的聲音,與平時相較起來,多了一份莫名的興奮。

或許有什麼值得高興的事吧,我在心里納悶著。 

千鶴:「今晚是先用餐呢?還是先泡澡暖身?」

平時,阿一多半會先用晚餐。若是工作遇到難題,就會先泡澡放鬆。 

可是,今天他卻搖搖頭,兩個都沒選。 

齋藤:「千鶴。今晚,在此之前,我有事想先說給你聽。……可以嗎?」 

千鶴:「?好的。阿一有事要說的話,我當然會聽…… 」

總覺得氣氛變得有些微妙,我略微緊張的端坐著。 

他頷首,和我一樣兩膝併攏正座。

齋藤:「這要從以前的事說起。在你還沒來新選組之前,隊裡有位擅長繪畫的高手。

他雖出生於武士之家,卻不想【作為武士而生】」… …」 

阿一他,眼帶著懷念似的,訴說著以前的事。 

齋藤:「我曾勸他至少學點防身術,但他相當討厭劍術練習」 

千鶴:「好像水和油呢……。那人和阿一恰恰相反」

阿一他將武士奉為人生圭臬,自己主動練習精進劍術。 

齋藤:「嗯。即使如此,我和井吹,卻意外的合得來。………沒有絲毫不協調」 

千鶴:「方才,你說的那位井吹先生……。他並不想成為武士,為何要加入新選組呢?」 

齋藤:「………」他以沈默回答我的問題。用像『你明白的』眼神看著我------。 

我突然想起,自己被留在屯所的情況。 

千鶴:「難道,那位井吹先生,一開始也不想成為隊員…………」 

千鶴:「和我一樣,不得不留在新選組?」 

阿一默默的輕點下巴,表示肯定。 

齋藤:「被強行帶入隊的井吹,對自己的生活方式很苦惱。對此,我無法坐視不管。」 

千鶴:「………」我想起阿一曾經告訴我,他在故鄉殺人的事。在遇到我之前,他一直是非常痛苦的。

和他一起走過,決定自己所要走的路的那段過程,讓我更加了解那種痛……。 

齋藤:「不過,井吹現在終於有了以畫師而生的想法」他的表情,就像是在為自己的事高興一樣。 

被阿一的模樣所感染,我的心裡也暖暖的。 

千鶴:「雖然沒見過,那位井吹先生跟阿一一定很像」並非只是互相稱呼的關係,他們兩個應該很要好吧。

畫家之路,應該是井吹先生煩惱痛苦過後才找到的吧。因為這麼想著,我微笑著告訴阿一。 

千鶴:「方才說了你們兩個正好相反的,但是彼此選擇的方式,卻沒有不同呢……」 

千鶴:「拼命的尋找自己該走的路,為此曾經煩惱、痛 ​​苦過,最後終於找到了,這點你們是一樣的吧」

齋藤:「千鶴………」阿一有點不好意思,避開了我的視線。 

千鶴:「可是,為什麼阿一知道他成為畫家呢?」我不經意的問出口,他毫不含糊的說著。 

齋藤:「井吹他,在新選組定名為【新選組】後沒多久,就離開了」 

千鶴:「…………」脫離新選組-------。仔細深究背後的含意,我不禁背脊發涼。 

千鶴:「難、難道,井吹先生沒經過正式的程序,就逃走了?」 阿一點頭。 

未經隊里許可就逃走的話,井吹先生應該會被列為失踪者。變成新選組下令狙擊的對象。 

千鶴:「……這麼說,他應該是在新選組還沒發現前,離開京都的吧」

之後,也不會跟還在新選組里活動的阿一聯絡的。

那麼,為何阿一知道井吹先生成為畫家的事呢,我怎麼想也想不通。 

於是,阿一微微笑著說道。 

齋藤:「井吹和我,是在會津之戰打得敵我難分之時,偶然相遇的。」 

千鶴:「就、在那麼激烈的戰爭之中、嗎……!?」那時戰場總是血煙飛舞,每天都過得很艱辛------。

我並沒有印象,當時阿一和誰見過面。 

齋藤:「當然是在不能長談的狀況。結果,沒時間向你介紹井吹,馬上就和他分別了----」 

齋藤:「戰後,他好不容易打聽到,我們接受會津藩的照顧,在斗南之地生活的消息」 

千鶴:「!」他的話讓我豁然開朗,睜大眼睛。 

齋藤:「今天,和井吹取得聯繫。終於知道他當畫家的事,也寄了這個給我」

阿一這麼解釋著,從懷裡拿出一樣東西。

那是……。

多麼漂亮出色的畫啊。銀髮、紅眼、黑洋裝----。 

千鶴:「這是、阿一呢……。把化身羅剎戰鬥時的模樣,都描繪出來了」

這一定是在會津戰場上的阿一,真是畫得徐徐如生。

在黑夜中奔跑的羅剎模樣,在一張紙上,清清楚楚的描繪出來。 

齋藤:「……羅剎的存在,理應隱匿於歷史的夾縫中。所以,這幅畫是不能讓人看見的」 

齋藤:「當然,井吹他也明白這點,所以才將這幅畫寄給我」 

千鶴:「………」我心有所感的發出嘆息。畫里傳達出,言語無法形容的深刻情感。

地面染上大片的血紅色,特別突顯出可怕……。

宛如自己現在還身在戰場上的錯覺。如此緊繃的戰爭氣息,只有了解的人,才畫得出來。

光看這畫,就覺得內心激動不已。 

千鶴:「真是不可思議。雖然畫得讓人感到害怕,卻又覺得好美……」

所謂完全被【迷住了】,就是這種感覺吧。 

千鶴:「並非戰爭結束了,才覺得這種風格【很漂亮】……」

倒不如說,存在著生死交接的關頭,這幅畫傳遞出戰爭的可怕。

斬殺他人性命的悲痛,渾身是血的活著,那一瞬間都反映在畫上……。

生命是很重要的想法,不禁從心中浮現。 

千鶴:「………」雖然如此,這麼高明的構圖,還是令我為之語塞。 

於是,阿一溫和的微笑,接著用溫柔的聲音對我說。 

齋藤:「……我體悟到戰爭的意義。就是做與武士之名相稱的事,守護該守護的人,然後拼命去達成它……」 

用鮮豔的血紅色來描繪,必定給予了解戰爭的人,或是不知道戰爭的人,巨大的衝擊。

即使不知道齊藤一的名字,一定也能一目了然。

這名羅剎,是為了守護什麼,而削減自己的生命。 

齋藤:「我是為了什麼,朝變若水伸手的。然後,又是怎麼找到自己的路。感覺當時的志向,又了然於胸」 

齋藤:「他把這些都畫出來了……。只有井吹才畫得出,這世上獨一無二的畫。

那傢伙終於也摸索出,將來該走的路了」

他與有榮焉的說著。 

千鶴:「………」

我的視線依然停留在畫上,目不轉睛的繼續看著。

畫裡的他,雖渾身是血,更顯得大義凜然。

在井吹先生的眼中,阿一就是這樣吧。 

千鶴:「……井吹先生一定,深深信賴著阿一吧」 

千鶴:「縱然渾身是血,直到最後,阿一也不會迷失方向的。看了這幅畫,感覺就是這樣」

即使變成為血發狂的羅剎,也不會迷失自我,筆直的往前邁進------。

他把他知道的阿一,畫在這張紙上。 

齋藤:「………我不大明白。但,要是你這麼想的話,應該就是這樣吧」 

千鶴:「……………?」 

齋藤:「千鶴。你總是將我看不清的事指出來,引領我走正確的方向------」 

齋藤:「猶如路標的存在。誰也比不上你。我,一直被你這份堅強所幫助著。」 

聽到這番話,我驚訝的將視線轉向他,他也回視著我。 

齋藤:「……千鶴」他微笑著。 我也笑了。 

齋藤:「……能娶到像你這樣的人當新娘,真好。真是太好了。我想,我是個幸運的人………」

聽到阿一他幸福的說著,我有些害羞的臉紅。

他用像說悄悄話的音量,輕輕的宣告,讓我的心裡暖暖的,臉頰還是很燙。

雖然,覺得難為情,卻不討厭。

怎麼也止不住害羞,這是幸福的熱度。 

千鶴:「不管是誰,內心深處都有渴求的事。我希望的事,沒有別的,就是留在阿一的身邊」

除了這個期望之外,沒有別的。我凝視著阿一的眼睛,傳達這個想法。 

千鶴:「阿一不會將真正的心情表現出來,只是隱藏著……」

即使真的痛苦的受不了,也會將感情徹底的抑制住。

被羅剎的狂氣所侵蝕時也是,他佯裝無事,繼續戰鬥。 

千鶴:「這樣的阿一,到底是怎樣的人,我很在意。一直想去了解你。所以,自然而然的,就喜歡上了……」 

齋藤:「…………」阿一他,默不作聲。更加害羞似的,紅了眼眶。 

我也是,沒再說話,兩人之間陷入沈默。

卻沒有移開彼此的視線,我們靜靜的凝視對方。

不久,阿一突然開口。 

齋藤:「……千鶴。今天回來晚了,真抱歉。真的該早點回來的」 

齋藤:「想早點讓你看這幅畫。一如往常,我想早點看到千鶴的臉,回家的路上要是再快些就好了………」 

千鶴:「嗯、我也是。阿一能早點回來的話,確實很令人高興……」 

齋藤:「………」 

千鶴:「………」向所愛的人傳達真正的心情,這是應該的……。

我們兩個,還是很害羞。不過,還是互相凝視著對方,絕對不會移開視線。

我強烈的感覺到,能夠待在所愛的人身邊,是如此幸福……… 

齋藤:「千鶴。你一直毫無怨言的,陪在我身邊。所以才能一起度過許多戰爭。」 

齋藤:「……真的很感謝你。你的存在,深深的,拯救了我……」 

以前的阿一,是會把自己的心情鎖起來的人。

不過,現在不一樣了,他會將想法逐一說出來。

他的溫柔低語,飽含著真摯的情感,我不禁落淚。 

齋藤:「若非身旁有想守護的人,我一定,在半路就……」 

他的話突然中斷了,我立刻明白他想說什麼。

淚水瞬間蒙蔽了雙眼,我露出微笑。 

千鶴:「過去雖然有許多痛苦的事,但是我們,還是找到了將來要走的路呢」

願望不會中途結束的,現在,我們就生活在【這裡】。

實際上,幸福的不得了。 

千鶴:「謝謝你,阿一。我們兩人能夠這樣活到現在,沒有比這更令我高興的……」 

齋藤:「………千鶴」

他,像要抑制湧出的情感似的,微微顫聲,喊著我的名字。 

作了幾次調勻呼吸的動作之後,很快的,他以宣誓般的語調開口。 

齋藤:「明天,我會再早一點回來。即使只有一點點,也想多騰出兩人的時間。為了我們兩人的未來……」

他用非常認真的眼神看著我。 阿一這種誠實的個性,我非常非常的喜歡。 

齋藤:「這次絕對不會毀約的。所以,可以等我嗎,千鶴……?」 

我點點頭。喜歡他有些緊張,略微僵硬的表情。

無論何時,都想待在心愛的人身邊,明天也不會變,我會等他回家。

即使只有一點點,也想早點見到他,我在這棟房子裡,期盼著。

我們成為夫婦後,每天都過得很幸福,今天也平安無事的度過……。

希望明天也一樣,繼續下去。【這裡】確實是我們的安身之處-----。

THE END***

小一真的超可愛啦///*甚麼害羞的萌啦a5c27d1ed21b0ef4d151a7feddc451da80cb3ed0.jpg

好啦~~今天就先發這樣吧XDDD

討厭這字體怪怪改不過來冏!!!!

啊..隨便啦68429818367adab4c492fc278ad4b31c8601e4f4.jpg.gif  

大家晚安安了ㄅㄅXDDD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千島魚子醬 的頭像
千島魚子醬

千島さんの開花小舖//*

千島魚子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