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  

我最近都在翻譯這篇結局,

因為大家都沒在翻譯這篇-/-

所以只好由我來出馬了-\/-**

以下是我拙劣的翻譯,希望大家喜歡^^

台詞是我從Youtube一個一個字抄下來用電腦翻譯的

希望能經由我同意再拿走XD 謝啦!><

 

薄櫻鬼黎明錄 齋藤一終章結局

在(這裡)的平穩寧靜  齋藤的妻子

斗南這個地方春天比較晚來。雪融化在結成堅冰的大地上(裡),植物總算開始發芽,顏色變也漸漸綠了

。但是,那個。

是不是有曾懷疑過冬天像不像之前一樣,紛紛下起雪來了。

確認四周完全暗了,我嘆了口氣。

雪村千鶴:「外頭的風雪還沒停,不過,至少等一君回來,暴風雪可能會越來越強......」

要是變成這樣的話,煮火鍋當晚餐說不定是最好的選擇。

雖然想了一些辦法度過冬天,但春天的夜晚卻越變越冷,不過,是吧?下雪會越變越冷。

也是希望等因為工作太累的他,馬上回家。

即使那樣......。

雪村千鶴:「一君一直不同意。出門時只說了今天晚上會早點回來......」

晚飯和浴事在天黑之前都準備好了。

老實說,我都是等他回來吃飯。

可是,現在的他身體並未像以前一樣強壯。

戰爭過後,他的身體比一般人來的衰弱。

雪村千鶴:「是想起什麼不好的事情了嗎?為何感到為難呢?不過......」

幾時了?不明白是為了甚麼?嘆幾次氣了——。

雪村千鶴:「!」

門突然打開了?門的對面,有盼望的人的身姿。

雪村千鶴:「回來了!一君,身體的情形不要緊嗎?」

他除去肩膀上的雪,因為覺得這樣坐在家裡十分不妥,為此事埋下了伏筆。

齋藤一:「我回來了,千鶴。不要緊的,不過是我沒遵守約定。這麼晚回來真是抱歉......」

他只是像平常一樣開心且平安的回來,我不知不覺的笑了起來。

雪村千鶴:「因為勸妳沒有用。所以只好讓你忙到累才肯回家!」

雪村千鶴:「終於想到被雪沾濕的衣服了嗎?為了慎重起見,還是趕緊換下來吧,不過......」

齋藤一:「沒有問題。要是這麼快回來的話,....下次它就跑了」

雪村千鶴:「?」

他的聲音聽起來和平常不太一樣,

是發生甚麼高興的事嗎?我呢,內心有點疑問。

雪村千鶴:「現在是不是要先吃飯,還是要先洗澡?如果是這樣,我就要先放熱水。」

大部分,一君都會先吃晚餐。

之前工作還不穩定的時候,都習慣先借用寬敞舒適的浴室當練習的場地。

但是,今天的他特別的隨性,也不說接下來要做甚麼,只是很自然的搖頭表示否定。

齋藤一:「千鶴。今天晚上我有事要和你說,......能先給你看一樣東西嗎?」

雪村千鶴:「? 好。如果是一君的話。當然好呀,不過......」

到底是甚麼事讓周圍的氣氛變得如此凝重?因為這樣,我稍微把身體打直。

他如果同意的話,因為座的方式和我一樣,所以自然就成了以二人對上膝的形式。

齋藤一:「在你還沒來新選組之前,隊內有一名繪畫很厲害的男子。」

齋藤一:「原本是武家出生的,不過就是個沒有半點【想以一名武士而活】的想法的人......」

一君,是不是喝醉了?他一邊揉眼睛,一邊訴說著當時的情況。

齋藤一:「他至少是被我勸說要學一些防身的招數,不過即使是這樣,他好像也不是很喜歡練劍。」

雪村千鶴:「是不是所謂水溶不於油,油溶不於水......。像一君這樣的人,正如反對那樣子的人。」

這一定是為了報答一君他辛苦的指導,我想,他練劍的收穫也一定會漸漸增加。

齋藤一:「啊!我想,我和井吹有些地方很相像。......不過,要說感情好得像朋友,好像也不是,不過......」

雪村千鶴:「...如果是那樣的情況下,他應該是在新選組裡沒找到屬於自己的理想而打算離開京城呦。」

之後,應該沒有繼續在一起的新選組和一君也因此斷訊。

一君知道,但就是不明白井吹先生是如何成為錦繪師的。

於是,一君的嘴角上揚了些,一邊稱讚一邊淡淡的笑了。

齋藤一:「井吹和我,在會津戰爭的進行中沒有再也當成敵人或夥伴,只是偶然巡遊會見的。」

雪村千鶴:「……!?是啊,是不是那個激烈的戰爭中……」

以前經常在腥風血雨的戰場裡冒著隨時會失去性命的危險,這些日子裡嚴格回想起來,確實如此——。

對我來說。當時候的一君與未見過的誰向來都親密到連自己一點的記憶也沒有。

齋藤一:「當然能不能等一下再慢慢解釋。不然結果等到後來,到要介紹井吹給你認識的空暇也沒有了,馬上就好,不過——」

齋藤一:「戰爭之後也是因為會津藩變得開始幫忙的緣故,才能找出在斗南生活的我們,那樣的困難事簡直和海裡撈針事沒得比的呢」

雪村千鶴:「!」

為了明白他想要說的地方,我用力的瞪大眼睛。

齋藤一:「今天,井吹聯絡了我。說總算理解正在進行中的錦繪要如何描繪了,給我寄來了這個。」

一君一邊告訴我,一邊從懷裡取出東西。

那個……。

顯示得出來是幅非常漂亮的錦繪。

銀色的頭髮,朱紅色的雙眼,黑色的洋裝——。

雪村千鶴:「這個,一君的……。那個也是羅剎吧?描繪在那時以那種身姿戰鬥的情形。」

這一定是畫他在會津的戰場上的身姿吧,那個東西。
 

驅趕黑夜裡羅剎的身姿,被一張紙清清楚楚描繪出來。

齋藤一:「......即使羅剎不存在、也必須在歷史的狹間被埋葬。因此這也不是對誰也能說清楚的一幅畫。」

齋藤一:「當然如此,井吹那也應該會理解的。因此才會寄我這個繪畫給我吧。」

雪村千鶴:「......」

 

有些還沒打完,抱歉>//<

之後內容請參照再發版XDD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千島魚子醬 的頭像
千島魚子醬

千島さんの開花小舖//*

千島魚子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