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_large_M2ca_68780001d71d5c44  

 

沖田終章   生きた意味(活著的意義)    沖田の妻

 

那天,在去採摘野菜的途中,我們發現了一名倒在路邊的男子。

看起來意識很模糊的樣子,我慌忙的呼喊總司。

看到他身姿的時候,總司顯得非常吃驚。

我從那個吃驚中看到透露著微弱的喜悅感。

我跟總司暫且把他帶回了家——。

那天夜裡,我和總司目送著動身出發的他。

千鶴:「……不要緊嗎?至少今晚住下也好啊…」

因為肚子很餓的關係,醒過來的男子吃了很多飯。

但是,我並不認為倒下的他身體狀況已經恢復了。

我勸他今夜休息一下比較好,他卻很堅決的推辭了我的邀請。

正如他剛才說的那樣,他吃完飯就馬上離開了我們的家……。

一個人走進了插耀著月光,安靜的夜晚的森林。

總司:「…………」

那樣的他的背影在樹木中消失之後總司也一直看著那個人離去的方向。

千鶴:「那個,總司…是有什麼牽掛的事嗎?」

總司:「沒什麼特別的事哦,只是在想,走夜晚的山路很辛苦,他這是想要去哪」

千鶴: 「………」他在路上說急著要走,但我看起來好像並沒有去哪的安排。

所以明白他的心情,但是……。

我在煩惱該不該問之後,最終還是看著他的側臉問道

千鶴:「難道,剛才那個人是總司的舊識嗎……?」

總司:「…………」

總司終於面向我,浮現出帶有催促的像在說【為什麼那麼想】的微笑

千鶴:「話雖如此,總司卻像初次見面一樣的行動著,不過,總覺得有些不協調的感覺。

而且那個人也像熟知總司一樣。」

因為沒有確切的根據,我句末的聲音小了下來。

總司像要隱藏心事一般柔和的笑著點頭。

總司:「我可是你想不到般出名的人物呢。他也有可能是看起來覺得像是【新撰組的沖田總司】」

千鶴:「……」

凝視著還未理解的我,他惡作劇般的瞇起了雙眼。

總司:「千鶴。你為什麼那麼關心那個男人?難道是想見異思遷……?」

千鶴:「沒、完全沒有!不是見異思遷那樣啦!我有總司了……」

他朝著不知不覺大聲起來的我爽朗的笑了。

總司:「嗯,真的見異思遷的話,我可是會殺了他哦」

千鶴:「……」

總司嫣然一笑。

總司:「假如那個傢伙不客氣的說出【希望讓 ​​他留下】的話,

說不定我就把他砍了,因為妨礙新婚之夜的傢伙絕對不可原諒。還是趕快離開比較安心喲」

千鶴:「……………………」

被開著可怕的玩笑,我不自覺的撅起了嘴。

千鶴:「請不要糊弄我,總司說的謊話我馬上就知道了哦」

想起跟他一起生活的那些時間。

常常任由他隨意擺佈,重要的事情還是看的明白的。

…………………………。嘛,那個…………。

第一次見面不知是真是假,但是見異思遷啦妨礙啦說不定他是認真的。

……假裝沒有被發現浮現出了恐怖的聯想。

千鶴:「那個人對送行的總司的態度簡直就是依依不捨的感覺。

如果是想快點離開的話,是不會有那樣的神情的……」

總司靜靜的環著我的肩膀溫柔的說。

總司:「我說,千鶴。夫妻間的爭執也是很令人愉快的,但是會給附近的鄰居添麻煩的,回家吧」

千鶴:「……這,這附近哪有其他人家,連一棟房子都沒有……!」

總司邊笑著邊把抗議著的我推進了家裡。

千鶴:「是在江戶的熟人嗎?還是……」

總司:「…………」

總司沒有回答。沉默了起來,不過,我的頭腦一下子冷靜了下來。

想到有事情他瞞著我,總覺得心裡面變得混亂又頑固起來。

不問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但是我還是糾纏不休的去問了。

用力的握緊了雙手,我知道自己的感覺很遲鈍。

千鶴:「……對不起,總司,面對我無理的打探……」

像看透了一切似的,總司笑了。

總司:「吶,能告訴我,你對那個男人的印象怎麼樣,覺得他是一個怎樣的人呢?

看起來只是像個小販,還是過著貧困的生活,餓倒在路邊」

尋思著打算說些什麼,我一聲不響的看著總司的眼睛。

他坦率的回望著我。

總司:「對於你來說,他看上去,還是在一個無關生死的地方悠然活著的傢伙」

千鶴:「…………」

我覺得他在考驗我,所以陷入了沉思。然後,我把自己的想法告訴了他。

千鶴:「……因為'生死'這種事情,我們會思念身在遠處或者是已經不在了的人」

總司帶著淡淡的微笑聽著我說話。

千鶴:「無論誰的生命都是有限的,自己很珍貴的人的死會感到受傷……

相反我認為自己珍視著的人活著是令人愉快的」

最起碼,我是這麼認為的。

多次因為離別而流淚,總司現在還活著,我從心裡感謝著他。

千鶴:「……所以,那個人也有我看不到的傷痕」

活著,就一定會有絕望和痛苦。

總司:「我非常喜歡那樣考慮著的你哦,能娶到這麼可愛的你也真是太好了」

總司笑著用溫柔的聲音說道,我感覺自己的臉頰發燙了起來。

但是,他馬上附加上戲弄人的態度。

總司:「是不是想的太過頭了。只是想听一下你的想法,表情不要那麼嚴肅啦」

我是不是還是看上去想追究他們的關係……。

他這故作輕鬆的舉動更讓我覺得這對於總司是很難說出口的事情。

千鶴:「……如果是總司不想說的事,那我就不問了」

我很抱歉的低著頭小聲嘀咕

總司:「…………」

總司跟剛才的我一樣,陷入了苦思中。

怎麼了,我不安的等著他的回答…… 

總司:「今天也要睡了哦,代替那個人說枕邊故事吧」

他表現出很開朗的神情,把手伸向我。

用他的指尖一邊撫摸著我的臉頰一邊說。

總司:「好了,那樣的話,趕快換睡衣。要我幫你脫嗎?」

千鶴:「請不要擔心,沒問題的,我一個人能換……!」

總司的心眼真壞。

看我不禁臉紅起來,他哈哈大笑起來,更不要說……。

他總是看穿我的習性使壞。

現在更是連詢問【怎麼了】的空閒也沒有,就被總司的言語壓倒了。

抗議的時間也沒有,只能儘早睡覺。

千鶴:「……總司的心眼太壞了……」

作為微薄的抗議嘀咕著的話,他愉快的瞇起了眼睛。

我覺得真是的很可怕又壞心眼的人啊。

只要他表現出一幅幼小的樣子、我就不自覺的會原諒他。

我的心情很複雜,不過,還是不知不覺地一邊笑著,一邊遵從著他的希望。

燈火在屋裡慢慢暗了下來。我感受到了他的變化。

月光 ​​微微照耀著他的眼睛,覺得他好像心裡很痛楚…… 

我屏住呼吸,靜靜地等待總司的話語。

總司:「僅僅只是想起了以前的事,痛苦就不可思議的襲來,這到底是為什麼呢?」

總司嘆了一口氣,用微弱的聲音繼續說道。

總司:「不……。說不定那個時候都沒有感受到的那份痛苦,現在卻在煎熬著我」

在總司悲涼的聲音中,我確信了。

果然,那個人跟新撰組是有關係的。

千鶴:「在新撰組,近藤先生也好土方先生也好……,都是總司很珍視的人。

想起那個地方相關的事情,胸口不疼是不可能的。」

我一邊說著,總司笑了。

像在黑暗中尋找光明一樣,難受的時候尋找喜悅一樣,安心的笑了。

總司:「無論什麼時候都只是在你的面前像這樣的表現出我的軟弱」

總司稍微將視線看向遠處說道。

總司:「真懷念啊……。你沒來新撰組之前,面臨危機正在發生重大的變革」

今晚我第一次聽到我不在新撰組時的傳聞。總司慎重的組織著語言,流利的說著。

總司:「這之中和你一樣的,當初不情願的行動著人也是存在著的」

千鶴:「…………」

我想是【那個人的事】,他沒有明確表示,不過我覺得一定是那樣的。

總司:「變革中犧牲的人也絕對不少。你知道的只是新撰組的一部分……」

他向我說著他的煩惱,我的胸口開始陣陣發痛。好像注意到了。

總司:「但是呢千鶴,我並沒有對過去感到遺憾,因為現在,我真的很幸福。

當然……。即使那個時候也不是應該不幸的喲」

從總司的言語裡感到一絲寂寞,我輕輕的點著頭。

千鶴:「……我能理解。我也是的,想起父親或者是熏的事,胸口就會隱隱作痛……」

這種痛苦一定一直都不會消失的。因為要我忘記他們之日是絕對不會來臨的。

千鶴:「我和愛著的你結為夫婦,這已經很幸福了……」

雖然並不富裕的在鄉間生活著,但我已經很滿足了。

千鶴:「但是,儘管是年幼的時候……。在雪村之地安穩的生活,我也是感到幸福的。」

想起小時候,無論幾次我都會哭泣。

因為雪村家是鬼的原因家鄉被放火燒了,也面臨了離別那樣大的悲傷。

所以,不認為那個時候的事都是【不幸福】的。

千鶴:「…………」

除此之外,我已經說不出什麼話了。

到現在的幸福為止,過去的痛苦開始慢慢的複蘇……。

突然心中感到不安,我把身體默默的靠向了我愛著的人。

總司用看透我一切心事的笑容笑著,一邊溫柔的撫摸著我的頭髮。

總司:「所以,今天晚上想一點快樂的事情,想讓你聽更多快樂的回憶。

即使想到的全是那個時候的記憶,……也絕對不是只有壞事」

為了趕走我的不安,總司用溫和的聲音肯定著過去。

並且還加了一點惡作劇的口吻。

總司:「不過要想出敵得過和千鶴一起過的時間裡的回憶,一個也沒有,是吧」

我面向了他,從他的溫柔中感受到了深厚的愛意。

打算連我的心也一併守護。總是表現的是對我很重視。

胸口感到陣陣發熱,我偷偷的竊竊私語起來。

千鶴:「我也想听。總司過去時間裡的事情,我所不知道的新撰組的事情……」

如果總司不想談快樂的事情以外的事的話,也沒有辦法。

但是,真的想他連辛酸的事情也全部都告訴我。

千鶴:「喜悅和悲傷都一起分享,然後兩個人相互支撐著活下去。

為此,我才在這裡,所以想知道總司的過去,也想現在呆在一起……」

接受結束的事情也好,難以啟口的事情也好,我小聲的吐出聲來。

接著,我直視著總司的眼睛說道。

千鶴:「所以……只要允許,我想為二人的未來活下去,想一起走我們的道路」

如果能實現的話,一直,一直。

總司驚訝的眨著眼睛,從微微張開的嘴巴的吐露出一些氣息。

吐出來的氣息吐納到了我臉頰之上。

總司:「千鶴……。就算我不在了你也要活下去。終於,我明白了你的心情呢。

你是我想活下去的理由。遇見你真的是太好了。……謝謝你」

被編織著的語言造訪,苦惱跟悲傷都全部被趕走了,不可思議的平靜了下來。

擁抱…【不在了】這種話既悲哀又不吉利,想否定可怕的可能性,我不知不覺任性的吐露出了真心話。

千鶴:「我……從現在開始,我想和總司一直在一起,也想你一直在我身邊」

我顫抖的說出心聲,總司微笑著。

總司:「沒關係。會一直在你身旁的,是你讓我這樣確信著」

不安的想法一個都不需要,總司的聲音強有力的告訴著我。

總司:「抱著你的手腕消失也好,親吻著你嘴唇的嘴消失也好,

就算連皮膚的溫度也消失,我都會一直在千鶴的身旁,我都會永遠的愛著千鶴」

千鶴:「……總司……」

快要哭了,但是我閉緊嘴唇忍耐著。

因為,總司看起來這麼幸福的臉。

因為他說過今天晚上說高興的話題……。

所以,我不能夠哭。只要感受現在的幸福就可以了。

不管什麼時候,不管在哪裡,我都能感覺到他滿滿的愛意……。

如果我們不管什麼都共同分享,滿足的活下去。

不知不覺,未來連疼痛也被愛佔滿之日一定會到來的。

那樣堅信著,我也一直愛著他,一直,一直……。

無論什麼時候……。

END~~

b_large_XPgV_68c30006a6aa5c43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千島魚子醬 的頭像
千島魚子醬

千島さんの開花小舖//*

千島魚子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