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舖使用說明**(希望大家看一下..)

1.俺這沒啥規定,只希望如果要拿東東,可以跟俺說一聲,我會視情況而定~(因為俺不愛被隨便按又見的感覺冏..)

2.歡迎大家跟我搭訕XDD因為我是個愛交朋友的人@@或你在FB搜尋"私は千島さん"如果有的畫別懷疑給我用力按下去就對了XDD!!(嘿嘿..然後要跟我說妳是常來我這得忠實粉絲之類的,不然俺不知道會不會同意呵-\/-**

3.因為本人愛吐槽,所以不愛這味的請自行離開,不要在我這嗆聲,不然俺會很生氣= =..(就這臉..

4.如果有任何侵權行為,請立刻通知,我會迅速撤下,如果我很久沒撤下,可能是我很久沒上線@@頃能說聲Sorry啦>\/<(揪咪..

5.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千島會更有動力XDD有甚麼芝麻小事請多多留言,我想看到更多你們的想法-\/-**

6.我日文不好(可以說是零..)所以翻譯歌詞請參考就好~~如果有錯請跟我說@@應該說怪怪是正常?因為電腦又不是神人哈XDD

7.因為有在玩一些遊戲但日文又不好,所以我只能發中文遊戲的功略文,請大家見諒ORZ..

8.俺很不愛說話很X的人,動漫帥哥乙女啥得都很讚XDD所以如果不愛請不要批評,也請你多多尊重我們這些人= =..(因為有過創傷..)

9.恩..這版主因為不太習慣BL相關,所以不要期待些啥~如果要找也不要選這,不然你會失望很大XDD

10.還有最近這在大改造+施工中,所以你無聊或是看到怪怪的東東,請多多善用快要長灰塵的"重新整理"你將會看到光明的未來(最好!)<完全沒有畫面-\/-**(你夠!

我吐槽很多,但是個超愛動漫帥哥萌女傲嬌萌女的傻呆呆XDD希望能與大大們相處得很好**抱歉講超多XDD嘿嘿..

最近真超愛歌之的前輩組,蘭蘭什麼的最萌了XDD嘿嘿..啊啊啊!!前輩///喔喔!!萌啦**嘿嘿嘿~~

 

好害羞喔  

土方終章:微薄的幸福   土方の妻

 

蝦夷地區的冬季完全被白色所浸染。

在這放眼望去不見終點的雪原某處,我們在此隱居著。

對於隱姓埋名生活來說,這裡是相當合適的地方。

甚至往鄰近街鎮、動物行走的道路,因雪覆蓋而無法下山的情形也不少。

雖然對生存來說是相當嚴峻的地方,不過我卻無絲毫的不滿。

與我愛的人互相依偎,怎麼樣的寒冷都不覺得苦。

連不斷飄落積澱的白雪,我也覺得美麗。

我一直都很幸福。

 

那是,在某個寒夜發生的事情。
 
「雪似乎停了」

如此呢喃後,他就這麼突然走出家門。

過一陣子都沒見他回來,覺得奇怪便往外看去──

雪村千鶴 「……..!」

他佇立在無風的雪原中,靜靜的望著夜空。

雪村千鶴 「這樣子會感冒的。請盡快回屋子裡去吧……」

──土方先生….

差點就這麼叫出了過去的稱呼。

我們已經是「這樣的關係」,不稱呼名字不適當…..從他這麼說之後,

不久前開始,我就稱呼他作「歲三」。

雪村千鶴  「真是的……歲三的身體畢竟不像過去那樣子的強健,不好好的照顧是不行的。」

經歷過無數戰爭,他的身體也變的孱弱。

能像這樣活著已經覺得是奇蹟了。

因此,我實在是無法坐視不管,不覺得說了類似說教的話。

能成為這樣的關係,真是當初與歲三相遇時從沒想過的事。

雪村千鶴 「……..」

雪村千鶴 「那..那個…歲三?你有聽到我的聲音嗎……..?」

對著一直沒有回應的他,再次小心翼翼的呼喚他之後──

歲三終於回頭看向我。

土方歲三  「沒什麼大不了的,只是在月亮如此美麗的夜晚,不禁的想起了往事。」

他露出無奈的苦笑,嘆了口氣如此咕噥著。

我微笑著點了點頭。

與朦朧的「春之月」充滿幽邃之美不同,

冬之月所擁有的靜透美感,不知為何的擾亂了人心。

雪村千鶴 「和歲三初遇的那個夜晚,也是月色格外美麗的夜晚呢!」

雖然是相當恐怖的事情,如今卻成為重要的回憶。

歲三微笑,望向夜空嘆息吐出了白煙。

土方歲三  「在流血戰爭不斷的幕末時代,我們雖然有了些許的改變,唯獨月亮沒有什麼改變….」

土方歲三  「今後、未來,大概也會與至今為止相同的,不斷的重複著月圓月缺吧」

歲三的話語,聽起來似乎隱藏了他的真心話…..

正因為如此,我察覺到了這句話也許有更深的真意。

比起白晝之光,回想起來較多數的,應該是與夜之光一起擁有的記憶吧

因為,曾經有段時期,對歲三來說陽光是毒藥。

雪村千鶴  「…如果大家知道『歲三還活著』一定會很高興的吧!」

憶起與大家共度的時光,我不小心說了多餘的話。

土方歲三  「千鶴」

他像是責備似的喚著我的名字。

雪村千鶴  「我很清楚,和大家取得聯繫是遙遠的夢想。」

雪村千鶴  「即使明治時代已經開始,但是新政府對舊幕府軍的責難還相當的強…..」

應當已死的歲三,若讓他人知曉他還活著,是相當危險的事情。

與某些人相遇的話,也許雙方都會遭到不測也說不定。

雪村千鶴  「但是,還是如此期望著。想著能與大家再度相會該有多好,不知不覺願望實現的日子似乎不會來了….」

雪村千鶴  「歲三是如此企盼著,我是一直待在你身邊看著的…」

他應該也想與大家見面,這點我可以確定。

像是,在箱館戰爭一同戰鬥到最後的島田先生他們。

還有,中間離開新選組的永倉先生,似乎也在戰亂中存活了下來。

當初誤報被傳死亡的齋藤先生似乎也平安無事。

而且,歲三應該並不想單單只有賞櫻的時候舉杯敬酒,而是直接去墓前參拜,

他無法來得及救出的近藤先生,以及留在江戶就再也沒見過面的沖田先生。

戰鬥到生命最後一刻的平助君和山南先生,還有很多人……

但是,這其中也應該有很多我們不知是生是死的人。

有傳說原田先生已經死亡,也有傳聞說他逃出日本。

接著,最後戰役開始之前,在蝦夷遇到的那個人──

土方歲三  「…..千鶴,你還記得..喉嚨有刀傷、不能說話的那個男人嗎?」

雪村千鶴  「記、記得。歲三招待大家喝酒的時候,我找着的那個人吧?」

恰巧我回想起那個人,他也同時談起同樣的人,我為此感到震驚

我,並不清楚歲三與那個人的關係。

看起來並不像是熟識,但可看出他們應該是舊識。

看我像是不知該說什麼而陷入了沉默,歲三以沉穩的聲音如此告訴我。

土方歲三  「井吹龍之介……他過去曾經待過新選組。」

雪村千鶴  「──!」

我不禁的吞了一口氣。

新選組基本上是嚴禁隊士脫隊的…..

若是因為生病或是有所原因不能參戰是另當別論

雪村千鶴  「他脫離新選組的原因,是因為那個刀傷嗎….?」

讓他變得無法出聲、危及性命的重傷。

我不禁手按著喉嚨,眼神垂下。

土方歲三  「…千鶴,先回屋裡去吧。說到那傢伙,可會是很長的故事。」

他變冷的手摟著我的肩。

在歲三的促使之下,我回到了點著溫暖燈光的家。

忽然,抬頭望天,發現雪又開始霏霏舞落。

月照之下的白,有如櫻花花瓣。

…..是因為如此嗎?

不論是他還是我,似乎愈來愈回憶起往事。

為了要分給我些溫暖,歲三溫柔的撫著我變冷的臉頰。

土方歲三  「我麻煩那傢伙將自己的照片和遺髮送回去故鄉的親屬。」

這其中還是讓人感覺其中有所用意。

雪村千鶴  「對歲三來說….那個人是能夠托付如此重要之物的人呢。」

我如此呢喃,歲三卻露出極為複雜的微笑。

土方歲三  「是阿,如此一來,在故鄉我也被當作一個光榮戰死的人了。」

明明通知家人他還活著的話,彼此都會很開心的……

讓家人揮去悲傷的方法,遺憾的是至今還摸不著邊

我回想起當時並語道。

雪村千鶴  「當時,大家都願意參戰,並作了覺悟要像武士般清高的戰死。」

雪村千鶴  「為了想要成為武士的人們,歲三把最後的戰場…..」

雪村千鶴  「當作『死去的場所』。」

在那之後,歲三自己也有覺悟要和大家一起抗戰到最後。

雪村千鶴  「但是…..歲三讓那個人遠離了戰場呢!」

總而言之,就是這麼一回事吧。

那個人是不應該死的人。

土方歲三  「我很高興妳查覺到我的用意,連我也有不太會用言語表達的事情。」

歲三一邊搖著頭,一邊貌似困擾的嘆氣著。

土方歲三  「但是,該從哪裡說起呢…….事情的起源得追溯到我和妳相遇之前,新選組成形之前的時候。」

土方歲三  「要說明他來歷的話,首先,必須要先談到『芹澤鴨』這個男人哪。」

芹澤 鴨…..

我也在新選組待了幾年,大概知道。

這是死去新選組局長的名字….

土方歲三  「我希望妳能夠聽我說。到最後一直與我們新選組、共同守著誠之旗的妳….」

土方歲三  「我一直想,有朝一日要讓妳知道,妳所不知道的新選組的過去。」

我很高興他的這份心意,兩手緊握準備認真傾聽。

歲三的嘴角卻勾起了苦笑。

土方歲三  「我不會格外美化的…如今我很了解,就算對妳耍帥也是無效的。」

雪村千鶴  「我當然喜歡歲三美好的一面,但是….」

儘管感覺自己的臉頰發燙,我依然直視著他。

雖然有點不好意思,但因為是事實所以並不想掩飾。

雪村千鶴  「即使是歲三失魂落魄的樣子我也喜歡。屬於你的全部,屬於你的生存方式,我都喜歡…..」

他抿嘴一笑。

土方歲三  「說得挺好的!面對這樣的妳,我已經不想要談過去的事情了呢。」

雪村千鶴  「……..」

雪村千鶴  「那、那個…我去倒茶來,因為話題變得複雜起來…!」

覺得害羞至極,我趕緊想要起身去倒茶。

雪村千鶴  「當、當然不是準備歲三討厭的西洋紅茶──」

雪村千鶴  「我會準備讓你會說好喝的日本茶!」

看著如此慌張的我,似乎感到不可思議的歲三將頭微傾。

土方歲三  「喂,千鶴,為什麼這麼慌張?不用這麼麻煩,待在這就好了。」

我搖著頭起身。

雪村千鶴  「熱茶是需要的!一直待在外面身體應該已經變得相當冷了──」

想趕緊走到廚房而背對歲三的時候。

雪村千鶴  「────阿?!」

從我身後伸出的雙臂、用力的將我抱住。

土方歲三  「如果擔心我身體冷的話,就用千鶴的身體讓我變暖和吧!」

他溫柔的聲音在我耳邊如此細語著,我的臉頰隨之愈來愈燙。

不將「這裡是定位點」訴諸於言語,歲三用他的雙臂將我環住。

土方歲三  「千鶴」

對身體變得僵硬且不發一語的我,他用慈愛的聲音呼喚著我的名字。

土方歲三  「妳似乎很在意,因為我讓大家認為我死了,以至於再也無法跟那些傢伙見面….」

土方歲三  「這沒有什麼,對我來說,千鶴,只要妳這樣待在我身邊就夠了。」

如他所訴,歲三的臉上滿是滿足的微笑。

像是要確認我的存在似的,環住我的雙臂加強了力道。

土方歲三  「一直在我身邊看著我的生存方式的妳,應該已經瞭解了。」

我微微將身體放鬆向他挨近。

雪村千鶴  「歲三為了新選組、為了守護新選組的首領近藤先生,一直戰鬥著…..」

雪村千鶴  「讓隊士畏懼自己、即使被稱作鬼之副長,為了組織不惜讓自己粉身碎骨。」

一邊說著、腦海中一邊想起的是,那段我還不被允許這麼站在他身邊的時日。

雪村千鶴  「但是……近藤先生去世之後,歲三開始有了改變。」

土方歲三  「因為失去了目標。但是,我可是被先走的同伴們寄予了使命,因此我可不行就這麼站在原地。」

他,對於想成為武士的同伴以及忠誠跟隨他的人,是不會棄之不顧的。

歲三雖然常常稱他們為「一群笨蛋」,但如此說著的聲音卻隱含著深深的情感。

結果,到最後,他將自己的全部奉獻給了新選組。

土方歲三  「爾後,我變成了鬼。….成為『薄櫻鬼』。」

我至今仍可清晰的想起。

清楚記得,兩個鬼在櫻園中對戰的一舉一動。

土方歲三  「在櫻花盛開的春日,與風間千景對戰後,『新選組鬼之副長』已然死去。」

歲三的眼神飄向了遠方的某處,不可思議的、用著像是訴說他人之事的口吻說著這件事。

他心不在焉且游移的眼神,最後捉住我的眼神。

他露出了溫和的微笑。

土方歲三  「如今在此的,是有如亡靈的存在,僅剩的生命,只為了所愛的女人所使也無妨吧。」

雪村千鶴  「──」

心頭上浮上一股窒息般的滿足。

若歲三活下去的緣故是因我而圓滿的話…..

我實在是太幸福了。

我想要就這麼,與結束任務、從中解放的他,一同走到生命結束為止。

除此以外別無所求了。

土方歲三  「像妳這麼好的女人成為自己的女人,是否合適,…老實說,我曾經很煩惱過。」

土方歲三  「用我這已沾滿紅血的雙手擁抱妳…真的可以嗎….」

想將他過去的躊躇拭去,我刻意出聲告訴他。

雪村千鶴  「不管土方先生想說什麼,我覺得我很適合當你的妻子。」

如緋櫻綻放於春、如明月閃耀於夜

我們在一起,是再自然不過的關係了。

雪村千鶴  「到最後仍想成為武士、明知道可能會喪命還決定參戰,即使你自己說你們是傻子….」

雪村千鶴  「連你這些地方都很喜歡的我,不可能選擇其他人的吧?」

土方歲三  「…………..」

是阿…從他的薄唇中吐出了嘆息。

土方歲三  「在血海中沉溺的我,被憎恨和戒規困住的我,救出這樣的我的人,是妳。」

帶了點嘶啞的聲音,充滿著他所織起的許多回憶。

在平穩生活的如今,流露出少見的痛楚。

他是如何承受著苦痛度過種種的考驗,我非常的清楚…..

因此,他的事情遠比我自身的事情更讓我覺得心痛。

土方歲三  「現在,與我所愛的女人兩人一起生活,每天都得到與我甚是不相稱的幸福。….謝謝,千鶴。」

明明我也是被給予幸福的一方呢…..

我沒能將話說出口,因為感覺將話說出的瞬間,眼淚就會不聽話的落下。

雖說這是人所謂的簡樸生活,但是對我們來說,每天已是很充分滿足。

土方歲三  「從今以後,我會以我們倆人所組的家庭為重新活下去….永遠。」

雖是未來有盡頭的約定,但發誓的情意卻沒有一絲虛假。

他想繼續活下去。僅僅如此,卻拯救了我的心。

雪村千鶴  「…………..?」

突然,我將手放至腹上。

有種奇怪的感覺一瞬間出現卻又隨即消失無蹤,完全不曉得是怎麼回事。

土方歲三  「?…..怎麼了,千鶴,如果身體不舒服的話就趕快睡覺吧。」

對於陷入沉默的我,歲三擔心的如此語道。

我雖有些煩惱,但還是輕輕搖搖頭。

雪村千鶴  「沒什麼,倘若真的感冒也很困擾,今天就比平常早些休息吧!」

難道….

如果  真是如此的話….

我心中有著不可思議的預感,想起他剛剛所說的「兩人所組的家庭」。

恬淡的幸福對我來說已足夠,我已相當滿足了….

若真是如此,那麼幸福這個東西,也許會自然倍增也說不定。

當然,還沒有任何確證的狀況之下,告訴他還言之過早……

無論是他或是我的身體,感覺上都必須要好好照顧才行。

雪村千鶴  「…………..」

感覺非常的溫暖。

歲三給予我巨大的愛,我受其惠予且握在手裡。

幸福的不能言語,卻還是想表達我的心情,於是我撒嬌的倚靠著他。

像是在搖籃中睡著的嬰兒,很自然的覺得安穩。

好幸福,沒有比這更幸福的了….

感受著愛人的溫度,我慢慢的閉上了眼睛。

 

(完畢)


來源:http://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1166749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千島魚子醬 的頭像
千島魚子醬

千島さんの開花小舖//*

千島魚子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Sunny2200
  • 但是PPS的好像不是這樣ㄟ,這是漫畫版的嗎?,順道問問薄櫻鬼還會在出嗎?
  • 這是黎明錄遊戲版結局CG圖+劇情喔 XDDDD
    目前最新的黎明錄動畫已完結,官方目前已經發出新迅說今年將會出電影版WWWW

    千島魚子醬 於 2013/03/29 21:50 回覆

  • 羽玨 璿
  • 請問黎明錄遊戲版是要怎麼玩阿??
    可是動畫版的黎明錄好像跟遊戲版不一樣阿ˊ?ˋ
  • 啊啊對啊..黎明錄是PSP版的
    很抱歉現在才回覆~~
    動畫版的確會有些不同,講的部分當然有會少很多
    推薦大大去看遊戲的故事喔,講得很多,畫風也很讚
    一直很喜歡薄櫻鬼呢*
    這是終章翻譯部分,希望你會喜歡XDD

    千島魚子醬 於 2014/11/28 23:06 回覆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