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舖使用說明**(希望大家看一下..)

1.俺這沒啥規定,只希望如果要拿東東,可以跟俺說一聲,我會視情況而定~(因為俺不愛被隨便按又見的感覺冏..)

2.歡迎大家跟我搭訕XDD因為我是個愛交朋友的人@@或你在FB搜尋"私は千島さん"如果有的畫別懷疑給我用力按下去就對了XDD!!(嘿嘿..然後要跟我說妳是常來我這得忠實粉絲之類的,不然俺不知道會不會同意呵-\/-**

3.因為本人愛吐槽,所以不愛這味的請自行離開,不要在我這嗆聲,不然俺會很生氣= =..(就這臉..

4.如果有任何侵權行為,請立刻通知,我會迅速撤下,如果我很久沒撤下,可能是我很久沒上線@@頃能說聲Sorry啦>\/<(揪咪..

5.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千島會更有動力XDD有甚麼芝麻小事請多多留言,我想看到更多你們的想法-\/-**

6.我日文不好(可以說是零..)所以翻譯歌詞請參考就好~~如果有錯請跟我說@@應該說怪怪是正常?因為電腦又不是神人哈XDD

7.因為有在玩一些遊戲但日文又不好,所以我只能發中文遊戲的功略文,請大家見諒ORZ..

8.俺很不愛說話很X的人,動漫帥哥乙女啥得都很讚XDD所以如果不愛請不要批評,也請你多多尊重我們這些人= =..(因為有過創傷..)

9.恩..這版主因為不太習慣BL相關,所以不要期待些啥~如果要找也不要選這,不然你會失望很大XDD

10.還有最近這在大改造+施工中,所以你無聊或是看到怪怪的東東,請多多善用快要長灰塵的"重新整理"你將會看到光明的未來(最好!)<完全沒有畫面-\/-**(你夠!

我吐槽很多,但是個超愛動漫帥哥萌女傲嬌萌女的傻呆呆XDD希望能與大大們相處得很好**抱歉講超多XDD嘿嘿..

最近真超愛歌之的前輩組,蘭蘭什麼的最萌了XDD嘿嘿..啊啊啊!!前輩///喔喔!!萌啦**嘿嘿嘿~~

 

 千景終章   

終章~一同走下去、新的道路   風間之妻

 

過來我所居住的西方之地。妳不過來就由我過去迎接妳--。

在見證新選組的終末的蝦夷之地裡、風間先生和我如此的約定。

正如他所言、他來探望住在江戶的我,是去年年末的事了。

風間千景:「妳還要我等多久?」 他說道、

他那顯而易見像是在使性子般的表情,我到現在仍然清楚記得。

但接下來的數個月。梅花開始綻放、

風間千景:「明明是快接近春天的時期了--。今天的患者似乎浪費了很多時間哪。」

風間千景:「哎呀哎呀、所謂人類還真是脆弱的令人受不了。」

風間先生就這樣留在、我從父親那繼承了的、江戶的診所裡。

雪村千鶴:「…………」

風間千景:「怎麼了、微妙的表情。今天的診所不是該關門了嗎?」

雪村千鶴:「阿、不是、今天的診療、確實是結束了但是……--那個、風間先生。到底要到什麼時候才要去西方去呢?」

風間千景:「哦。看來、妳也想趁早和我舉行婚禮嘛!」

雪村千鶴:「不、不是的!我只是、你既然說了要來迎接我、卻又如此悠哉的待在江戶因而不可思議……!」

風間千景:「別這麼着急。現在就好好的珍惜還在江戸的這段時光。反正到了鬼之地的話、妳就只能想著我的事情。」

雪村千鶴:「這、怎麼會有這種事……!」

對我的反駁充耳不聞、風間先生他迅速的將診所門關上。

雖然不曉得他到底有什麼打算、但他似乎還會滯留在江戶一陣子。

風間千景:「比起這些、我來幫妳吧、快點收拾完畢。晚上吃飯前妳不陪我喝酒的話、我會相當的無聊哪」

雪村千鶴:「是是。真是的……」

雖然他仍舊是個任意指使別人的人、

但對習慣了他的性格的我感到些許的可怕。

風間先生來到這診所的數個月。

最近的風間先生不知怎麼的心血來潮、

偶爾甚至也會幫我的忙。

當然對我而言、

是相當感謝他的但是……。

雪村千鶴:「也許是因為如此、才會有被附近鄰人誤會我們是年輕夫婦的問題……」

風間千景:「誤會或什麼的、這不過是事實吧。有什麼不妥的嗎?」

雪村千鶴:「至、至少、(現在)還不是夫妻!」

風間千景:「不願認同事實是事實。妳的倔強還真是令我嘆為觀止。」

雪村千鶴:「…………。我、討厭風間先生強硬的個性。該說是強硬還是任性、簡直是不把人家的話聽進去!」

真是、

難道就不能改掉這些陋習嗎……。

不禁用帶有怨氣的眼神、

看向風間先生。

風間千景:「…………」

……接下來他、用以平常不同的神情,重複著我的話。

風間千景:「……是、嗎。妳是如此的討厭我嗎?」

雪村千鶴:「咦? 那、那個、並不是。」

風間千景:「那麼、你愛我嗎?」

雪村千鶴:「那是我那個……。該說是、不討厭。」

風間千景:「我想聽的是、愛我、或討厭我二擇一。事以至此,如果妳拒絕我、我就放棄妳吧。」

雪村千鶴:「咦…………!?」

風間先生說了不像他會說的話、

我不禁停下了我要說的話。

驚訝的窺視他的眼瞳、

並不像是開玩笑的樣子。

雪村千鶴:「你、你是認真的這麼說嗎……!?」

風間千景:「當然是認真的吧。我是不會說謊的。」

風間先生簡短的回答、像是要追問般的、

目不轉睛的盯著我看。

--假如我在此拒絕、風間先生

將會把我留在這裡自行回西方去了吧。

被遺留下來的我、

會一個人在江戶生活下去吧。

就如同、無法與前往京都的父親大人取得聯絡那時似的。

也會像是在激烈戰爭時期、與所寄宿的新選組大夥兒分離一樣。

……也會像是戰爭結束後、回到江戶、

每天想著與風間先生的約定時

垂下眼簾一樣吧。

雪村千鶴:「…………,我、我……。如此比較下來……我喜歡風間先生……」

os:為什麼喜歡還要縮小字體阿XD(笑..)

風間千景:「……真的?」

雪村千鶴:「所、所以、那個……。……我、我愛你……!」

風間千景:「……你愛我對吧?這句話確實的傳到我耳裡了呢!」

我說的話傳到他耳邊瞬間、

風間先生邪笑著。

(是樂歪了吧A_A 哈哈XD..)

在他的臉上、先前那悲傷的神色、

已蕩然無存。

雪村千鶴:「你……、你欺騙了我對吧!?」

風間千景:「欺騙!? 別講的這麼難聽。我只是在確認你的真心而已。」

他用那邪惡的笑容、回應著。

他那得勝而得意的表情真是令人生氣、

我紅著臉胡亂指著。

雪村千鶴:「……! 我還必須整理、請你出去!」

風間千景:「哼……。妳就不必謝絕了。不久前、我說過要幫忙了吧?話又說回來、一下說愛我,一下又叫我出去、妳真是忙碌的女人哪。」

簡直就像是要惹人生氣一般

假裝什麼都不曉得繼續留在這裡的風間先生。

總覺得感到有視線在打量著我、

在逗弄著我玩吧。

可能是。不、是根本就是。

雪村千鶴:「唔……」(咬牙切齒)

在這的數個月裡好幾次都確切的感受到、

風間先生性格真的很惡劣。

故意用能讓我聽的到的嘆息聲嘆氣著

繼續整理著、

忽然、他的竊聲細語傳到我耳裡。

風間千景:「--我在等待的是、妳的覺悟。」

我在想我是不是聽錯了那微小的聲音、

我停下了手往那邊看去。

風間先生的表情、先前開玩笑的表情已消失。

雪村千鶴:「我的覺悟……?」

風間千景:「和新選組一同的武士時代已結束。妳也、理解這點吧?」

忽然的質問讓我有些慌亂、

我眼神朝下、並輕輕的點了頭。

風間千景:「幕府倒了不久、明治政府執行了版籍奉還將武士身分廢除。版籍奉還

在社會上似乎也有沒收武士的刀,

此動態發生。揮刀戰鬥的武士時代、真的就此結束了吧。但、還有尚未將刀捨棄的傢伙們存在。無法跟上時代的變遷他們也成了亡靈。」

雪村千鶴:「那是指……新選組嗎?」

我詢問著、風間先生他看著我搖搖頭。

風間千景:「並不是的。新選組的傢伙們、找到了屬於自己的死亡場所。我所說的是、還在尋求著死亡場所彷徨之中的人們。例如……。前往箱館的船上,一同搭乘的男人還記得嗎?」

雪村千鶴:「難道是那時候、一隻手不能動的那個男人嗎……?」

為了看清新選組的終末的

往蝦夷之地的途中、確實有那樣的人存在。

有著迷惑與悲傷眼神的青年。

他也是和新選組有深緣的人吧。

那是錯失應死場所存活著。

追尋過去時日之影的亡靈

風間千景:「在我觸手不及的地方、我不清楚那個男人看見了什麼又在想些什麼,但、那様存在的傢伙能找尋的道路並不多。後來追尋呢、殘留著掩藏活下去呢。或者説--接受時代變遷、在新的道路上生存。」

這句話、不是在對那天見到的不知名青年說的。

那證據、就像是要堵住我的逃生之處般的、

風間先生的雙瞳將我捉住。

雪村千鶴:「我……」

我也是一個、被回憶束縛住,活著的亡靈吧?

還是說……。

雪村千鶴:「…………」

我無法回答就這樣站在原地、

風間先生看著我開了口。

風間千景:「西之鬼已從薩摩藩的手中脫出、將遠離村莊遷移至隱居之地,我做為鬼之首領、必須要守護大家生活的安定。該做的事也相當的多,假如你和我過來的話、做為首領的妻子該學的課題也很多……而且、是亡靈無法

勝任的位置。」

雪村千鶴:「……」

 風間千景: 「到目前為止好幾次,被人類戰爭捲入了的鬼族們。」

他有必須守護著他們恬靜的生活的立場、他

盯著我、對我說。

風間千景: 「……妳還沒有往前走的覺悟的話、我是不會帶妳走的!」

冰冷的口氣說完那些話、風間先生背對著我。

在那瞬間、我--。將臉頰埋進他的背上、努力擠出顫抖的聲音。

雪村千鶴: 「……你、真的很壞心。也很不講理,你明知道我是如此的珍惜著與新選組的回憶、還說那樣的話,不論時光如何流逝、在我心中新選組的存在是不會消失的。

成為敗者的新選組、也許是無法抹滅的存在。但是、至少我與他們生活過,我想一直記得他們的身影。你連這些、也無法允許嗎……?」

風間千景: 「也許、是如此吧。我似乎出乎意料的妒意很深哪!」

如此笑著自嘲的風間先生、

我緩緩的搖搖頭。

雪村千鶴: 「對我而言、與新選組相處過的日子是重要的回憶。所以、不論你說了什麼,我都無法忘了他們。」

風間千景:「…………是嗎。」

但是、現在的我、也無法想像與你分離。

我將臉頰、深深的埋入他的背中。

不知幾次的嚐過一個人的寂寞、

我無法再想像從這溫暖之中離開。

我的心在何時、

被這個不坦率的人給擄獲了。

雪村千鶴:「……我、不是被他們的回憶糾纏住、

而是要懷著對他們的回憶、與你成親。」

風間千景:「…………。」

哼、那一瞬間風間先生洩漏出笑聲。

那既不是自嘲也不是苦笑、

只是純粹認同我似的笑容。

風間千景:「慾望很深呢、我的妻子。」

雪村千鶴:「假如那樣也做不到,是無法成為你的對象的。我、現在就要這樣活下去。絕對不要成為亡靈。」

對風間先生、新選組的大家、我本身。

我一直憶著過去的回憶活著什麼的、

一定沒有任何人如此希望。

雪村千鶴:「所以……請帶著我一起走。和你一同--」

由敞開的窗戶、帶著下個季節味道

溫暖的風吹了進來。

春天、已近在眼前了。

風間千景:「……已到了櫻花綻放的季節哪!」

雪村千鶴:「是呀……」

今後、我每每見到盛開的櫻花

也會有所回憶吧。

雖違逆著時代流轉、

他們就如同櫻花散開一般。

尚未盛開的櫻花似乎帶著微笑一般、

忽然從我臉頰拂過。

風間千景:「千鶴,……差不多、該從江戶出發了!」

雪村千鶴:「……要往西方去嗎?」

風間千景:「是阿。從我到這裡來那時、就決定好從江戶出發是在櫻花盛開的時期了。」

雪村千鶴:「好的。在櫻花盛開中、離開吧--」

下次櫻花盛開時、

我將要離開了我熟悉的江戶、

與風間先生一同前往西方。

想像著自己在櫻花築成的林蔭道上行走、

我往從今而後一同走盡人生路的他挨近

文字來源:https://www.facebook.com/media/set/?set=a.171100076250673.43741.125311940829487&type=3

圖片來源:http://www.youtube.com/watch?v=noSRjXbp5-k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千島魚子醬 的頭像
千島魚子醬

千島さんの開花小舖//*

千島魚子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h980223
  • 我 的 風 間 啊 ! !

    好 久 沒 回 來 了~
  • 高興吧^^ 我在FB找到的XD

    但我個人還是喜歡土方線的-\/-** (甜**)

    歡迎妳回來^^/ (歡呼..)

    千島魚子醬 於 2012/10/28 20:16 回覆